λãҳ  »  С˵  »  天地之间 第五十三章 似水柔情


天地之间 第五十三章 似水柔情

ʱ:2018-09-21   看着雯丽她们开着新奥迪一路走远,我对身边的胡莉和谢娟说,「走吧,咱们也该上路了。」走到老桑面前,我打开了车门但没有坐进去,而是随手将身边这又甜又媚勾魂摄魄的大美女的手臂抓着半推半按了进去,心想你这绝色尤物还不一样得乖乖受我的摆布啊?br />   胡莉挣扎了一下,但见我带着促狭捉弄的表情笑着关上了前车门,只好伸手替我和谢娟拉开门锁销让我们上了车。我一屁股坐在了胡莉身边副驾的位子上,谢娟坐进了后座?br />   胡莉看着我有些激动但又有些不安,「怎么啦?开啊,还要我教你吗?」我有些自得地催促着身边的大尤物,「不,白秋,今天我没带驾照,而且穿着高跟靴子开车不安全,还是你来吧。」「别客气嘛,我认识公安局长老赵,运气不好出了问题就两句话而已。」我其实哪里认识老赵,赵志才认识,但为了给她打气,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车里没了那对难缠的母老虎,我也自在了许多,放低了语气有些暧昧地对着大美女的耳边说,「而且,我就喜欢看你那双长腿穿着高跟儿靴子开车。?br />   胡莉的耳朵一下红了起来,转过脸来抛了个甜甜的媚眼,「那我们先回我家吧,」。说完她一下发动了车。手艺还是不错的,才开始油门轰得还不太熟练忽大忽小,没两下就适应了?br />   「这车好开吗?」我问她,「还可以吧,我挺喜欢的。」「你喜欢就送给你开好啦,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和胡莉心知肚明地一句一句对得挺上路的,谢娟这只漂亮的小狐狸很聪明地坐在后面大气都不出一下?br />   「喜欢倒是喜欢,可我又要供房,现在又在找工作,你这车我开得起但养不起啊。」胡莉终于露出了小尾巴,轻轻敲打着我的心。我没搭理她,看着窗外的风景发了一会儿楞休息了一下,转过头来对她说,「胡莉,我知道你不喜欢当花瓶干小事了,如果你想干大事的话,我这里倒有一桩,就看你干不干得下来了。」「什么大事啊?」「我先不给你说,过了春节自然会给你说的。只要你看得起我这个人,听我给你安排,养车的钱不要你出一分,你那套房子也一点问题没有,好不好啊?」胡莉没有说话,但看她脸上带着的笑意就表示她还是有些高兴?br />   我突然将身体伏了过去,左手放在她开车的大腿上轻轻地摸着,在她的耳朵边儿小声说,「让我给你当男朋友好吗?连生活问题也一起解决了。不愿意给别人当花瓶,可要给我当哦。」我边说边想,你这又甜又媚的大美女现在这么撩我,等到火候到了,我要让你好好在床上当个肉花瓶,让老子插进你靓丽绝美的身体里好好干你哦?br />   胡莉却不同于那些过于轻浮的女郎,她妩媚地笑着拿开了我的手,「白秋,做事还是应该注意场合,不要太随便了,那样显得不够档次哦。」她学着我的语调俏皮地说着,让我气也不是笑也不是?br />   车径直开进了江南新区,「能请我上去喝口水吗?」我一句话将了一军,胡莉只好同意。于是我让谢娟在楼下车里等着,陪着胡莉上楼去换鞋拿驾照?br />   上楼的时候,我故意落后几步,看着这大美女下面黑色羊毛紧身裤包裹着两瓣屁股一扭一扭地爬楼梯,贴身三角内裤的轮廓清晰可见,两条漂亮的长腿也触手可及,加上一双黑色的绒面长统靴子的细高跟儿一颤一颤地,又是性感又是妩媚地让人心旌摇蕩,真是「此物只应天上有,不知何故到人间」?br />   爬到四楼的时候,我的下面已经被撩拨得很有些感觉了,当她在坤包里找门钥匙的时候,有些冲动发情的我发现楼道里静悄悄的,单独面对着身前这香喷喷性感妩媚的绝色大尤物。我再也忍不下去了,从后面一把将胡莉拦腰抱住,下身紧紧地贴了上去?br />   她身材本来就高,又穿着高跟长靴,我的下面正好贴在她美丽挺翘的臀部上。我的双手同时从她的腋下穿过,隔着白毛衣「稳准狠」地抓住了她的胸脯。也许高挑的大美女胸脯都不是很大,我感觉触手柔软,半是奶罩半是肉,但一对奶子仅仅是盈盈一握的水平,不过这已经足够。我上面亲吻着她的耳垂以及那银色的耳针,将热气吹向她的耳边,在她的耳朵儿边上悄声地说着,「心肝儿,我的美人儿,我受不了啦。求求你了,让我亲你一下吧,就一下,来吧!求你了,让我……亲你……一下……」?br />   胡莉可能被我的突然袭击吓住了,半天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这样可便宜了我,任我大肆轻薄。我的下身开始充血,逐渐变得粗大、坚硬,她开始反抗了,但究竟还是挡不住我的力大,越挣扎反而便宜了我的下面狠狠地在这大美女的又嫩又翘的屁股上顶来顶去,涨热的肉柱紧紧挤靠在大美人儿的臀沟之间,感觉真是太好了?br />   这时,五楼上突然传来防盗门开门声,像是有人要出来。我一惊连忙放开了怀里的大尤物,胡莉似乎有些忍无可忍了,她回过身来用坤包拍打了一下我的下面说,「白秋,你就爱欺负人家,会被人看见的,你就不能等一下?」看着她含嗔带气的模样显得又娇又媚,这美人儿生气都这么好看,我根本没感觉到疼痛?br />   胡莉可能还觉得不解气,又抬起脚用高跟靴子轻轻踩了我的脚一下,「让你使坏!」她边责骂边看着我傻乎乎地任她发洩怒火,「扑哧」一下又笑了出来,看着这大美女在自己面前尽情表演,我本能地感到一种发自心底的舒服,心想,「现在等你狂,等会儿进了门看我怎么收拾你。?br />   门终于打开了,但胡莉几乎是被整个粗暴地推了进去,我挤了进去马上反手关了门,这下安全了,只有我们两人被隔绝在这个小空间里。胡莉半是幽怨半是挑逗地说,「白秋,你简直象条色狼。」「是吗,你才知道啊?,难道你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没发觉吗??br />   我看着站在面前伸手可及的大美人儿,天使脸蛋、魔鬼身材,温柔懂事、知情识趣,早就按捺不住猛然膨胀起来的佔有慾,真想早一点把她按翻在自己的身下,绝对不能给别人以任何机会,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异常?br />   胡莉看着我今天如此冲动,又羞又喜,羞的是才交往两三次就如此急色,实在有些过分,喜的是我全身心被她迷住,证明她依然魅力非凡。「胡莉,你老盯着人家看什么?」我看着她脸上变化着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觉得舒服动人,心中暗暗讚歎。「我在看色狼是什么样啊。」胡莉笑着说?br />   我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她曼妙的娇躯,胡莉反抗了两下,但好像被我的热情打动,双手反抱过来。当我的嘴往她的唇上压过去的时候,她那娇艳欲滴的红唇终于微微张开,嘴唇一压到她的唇上,我的舌头就伸了过去在她的口里搅动。我一边吻着,一边把手往她的胸部摸去,隔着雪白的毛衣按在她秀美的乳峰上贪婪地摸着揉着?br />   我的舌头很灵活地在她的嘴里搅动,她的口中温馨甜美,舌头也红润灵动,两只舌头在她的樱桃小嘴里面挑逗嬉戏,很快就好得不分彼此。我下面的手也从她的毛衣下面伸了进去,很熟练地挑开她的奶罩,玩转了两只嫩滑秀挺的奶子?br />   「冤家,你真是我的冤家。」胡莉有些屈服了,哀求着我说,「我们坐下好吗?我有些站不住了。」我将这高跟长靴的绝色大美女横搂在怀里,坐在客厅的三人沙发上,抚摸着她的俏脸看着她,这次是她把目光避开了。我一手扶住她的背,上面和她嘴对嘴亲嘴咂舌头,下面的那只手就方便多了,从她的高跟长统靴的脚尖一路摸着羊毛紧身裤包着的大腿直达白毛衣下的一对嫩奶子,任意驰骋再无障碍。来来去去玩了好几遍,最后我的兴趣集中在亲嘴和摸奶上面,尤其是从下方抓着那手感一流的粉嫩乳房,手指彷彿要把那柔软的乳房吃掉一样尽兴搓揉,「啊……讨厌……,冤家,你就不能轻点……。」胡莉两个奶子被我不停地揉着,那刺激的感觉,令她成熟的身体扭动着,呼吸急促不停地吐着热气,乳头益发坚挺……?br />   「几点啦?」「快五点了。」「真的吗?时间过得这么快啊!」我有些感歎道,「还快,你这个冤家都欺负人家快一个小时了。」胡莉有些埋怨的语气嗔怪着我,「好,我不欺负你了。这是你的家,今天我就听你的。」我笑笑放开了她?br />   「今天是指的白天还是晚上呢?」她甩了甩头髮,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服,饶有兴趣地问我,「白天晚上都随你。」我回答得更乾脆?br />   「今天随我,以后就随你了吗?」胡莉突然冒出一句带点暖昧的问话,「真的,你说的啊,以后随我,那以后你就要听我的了。」我顿时来了劲,调戏起她来。「说话算话,难道你能把我吃了不成。」胡莉也不含糊,立即来了一句?br />   「我还真敢吃了你呢,我是老虎。」我一见胡莉这么说,心里兴奋万分?br />   「你不是老虎,是色狼。」胡莉眼里闪着又甜又媚的迷人光彩笑了起来?br />   「在你这么漂亮的女人面前,男人不想成为色狼都难,你怕了不??br />   「再怕,也得让你喝口水啊。你是喝点酒还是可乐?」胡莉问了这一句,我才觉得是有些口渴了,中午在银星喝的汤有点鹹。「来点红酒吧,最好能加块冰。」我全身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享受着美女伺候自己的温情和幸福?br />   我们两人举起圆圆的红酒杯碰了一下,然后眼望着眼彼此品味着对方也品味着美酒。「胡莉你真太优秀了,高挑的身材又带着空姐的高贵气质,打扮得时髦靓丽,性格又温柔体贴,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太舒服了!」我对坐在身边的绝色丽人真心地倾诉着,「冤家,人家对你越温柔你就越想欺负人家!」她坐在那里,漂亮的脸蛋红红的,不知道是嗔怪还是动情了?br />   我突然将头偏到她的耳朵边儿,用全世界只有我们两人能听见的微弱的声音慢慢地说,「胡莉,答应我,给我当老婆好吗?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想对你说这句话来着。」她听到这里,浑身有些激动地颤抖起来,但仅仅过了一会儿,她就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问我,「和我结婚,那雯丽怎么办?我都看出来她对你那么好,你考虑过吗?」听到她这话,一句点醒梦中人,我如同三伏天被冰雪浇头一样从对胡莉的迷恋中清醒过来,呆若木鸡再也说不出话来?br />   看到我的傻样子,胡莉用手指尖儿捅了捅我的额头,将红酒杯子递了过来,温柔地说,「白秋,你也别太犯难了,我答应你,给你当老婆,但不是一般的老婆,是小老婆!?br />   这「小老婆」三个字听在我耳朵里让我如沐春风,一下缓过劲儿来了。我一口乾了杯中的酒,半惊半喜地追问她,「小老婆?我今生觉得见过的美女中就属你最漂亮又有气质,你心甘情愿给我当小老婆?」她温情地看着我点点头,「我愿意,我真的愿意,小老婆还得宠一些呢!」说完她沉思了一会儿,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br />   「白秋,实话给你说吧,我五年前在五台山算过命,这辈子天生命贱,是受气受欺负的命,只适合给人当小老婆。」她老老实实地说着,「算命先生告诫过我,最好让着别人,那样反而不吃亏。如果抢的话,就会红颜薄命!」我看着她这么温柔懂事,心里暖融融的,「心肝儿,你也别太当真,算命先生的话有几个可以当真的?」「你别这么说,我挺信这个的,」她虔诚的目光让我觉得恍惚间像是换了一个人。我终于让步了,「好,你信就信吧,当我没说。不过,我的亲亲小老婆,有我在,我发誓不会让你红颜薄命的,我会好好疼你爱你,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br />   「白秋,你能告诉我车上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吗?」胡莉忍不住好奇还是问了一句,本来想拿她一把,如今连小老婆都答应替我当了,还卖什么关子啊!不过,对小老婆我就可以理所当然地随便一点了?br />   「胡莉我的心肝儿,你坐在那边,把那双黑色高跟靴子摆上来让我摸着好吗?」我挤弄着双眼有些促狭地对她说,示意她摆在我的大腿上。「冤家,我就知道你喜欢我穿高跟鞋的样子,上课的头一天你那眼睛就盯着人家下面的高跟鞋看,就像要把人家给吃了一样。」「当时你觉得怕吗?」「怕有什么用,小女子谁也得罪不起,只能让着你。不过,你在我身上花了那么多的心思,我也知道自己逃不掉这一劫了,你真是我这辈子的冤家!?br />   「什么心思啊,我怎么不懂你的话呢?」我有些装疯卖傻,「不说那么多了,不过白秋你对我真的太好了。」「我的小老婆胡莉,是因为我帮你才喜欢我的吗?」她想了想,「也不完全是吧,我这人挺信命的,觉得缘分自有天定。那天我去上课,正好雯丽姐身边有个位子,我觉得这是冥冥之中早就注定好了的。」「是吗?」我觉得有些好笑,但又不好挑明,也就随她去吧?br />   「那你那天为什么穿一身红色的唐装像个新娘一样?」我有些疑惑地问,「你猜呢?」她调皮地不正面回答我,「我猜不出来,」我想了半天,「其实只要你注意到了就够了,」她点了我一下,「你不那么穿就够打眼的了,你那么漂亮,胡莉,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想一定要让你当我老婆。」「是这样的吗?那我一定满足你的希望,给你做个好老婆。?br />   胡莉可能想到自己,轻轻地摇了摇头,「我的先生,你知道我的追求目标是什么吗?」「不知道,我们毕竟认识才几天。」「我有个习惯,不做则已,要做就做最好的。在学校的时候要争取当班长、大队长,在江南航的乘务组里要争取当乘务长,今后我想自己即使是做你的小老婆也一定做最好的,你信吗?」听到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是现实,曾经当过空姐的这么好的女人,这么懂事,这么认命,似乎是稀里糊涂地就把一切托付给我了,关键是她觉得自己的命运和缘分已经和我牢不不可了。这一刻,我只有感谢上苍,自己实在是太幸运、太幸福了!   「你把脚伸过来好吗?」对于这样的好女人,我的口气也充满了温柔和体贴,再不是原来那样大大咧咧的了,她也是无比温柔地对我笑笑,站起来到门边的玄关鞋柜里拿出张白布,将脚上的细高跟靴子擦得乾乾净净,然后倚靠在沙发的一侧,慢慢地将一双拥有迷人曲线的美腿和英姿娇媚的高跟长靴伸到我的怀中,似乎是带点委屈地低声说着,「冤家,你叫你的小老婆做什么,人家还能不做吗??br />   今天胡莉这双黑色绒面尖头高跟长靴配羊毛紧身裤及白毛衣,将都市女性冬日似梦如幻的冷艳表现得淋漓尽致。我摸着那双靓丽长靴子的表面,显得十分激动,这双长靴更好地体现了胡莉足、踝、腿部流畅迷人的线条,摸了一会儿我忍不住低头闻她的脚尖和脚背,沁入心脾的是一种布料和塑胶的混合味儿,胡莉有些害羞地想将双腿从我怀里缩回去,但被我一把抱住,只好任我轻薄着?br />   摸着她的一双俏腿长靴,我一五一十地介绍了自己的想法,有足够的资金,想找一个靠得住、有能力的女人来组建一个药品批发零售连锁企业。毕竟搞到製药这一行,觉得只要有良好的管理和一定的资金铺底,搞这个是最稳定而且利润高的产业了?br />   「胡莉我考考你,能帮我给新公司取个好名字吗?」胡莉想了半天,将腿从我的怀里抽出来,拿出一张纸放在茶几上将和我有关的东西以及自己想到的东西都写在了纸上,突然她好像来了灵感,「白秋,我觉得你的名字简洁但略显灰暗,感觉上缺乏色彩,我给你的新公司……」,她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打断了她的话,「不是我的,是我们的!?br />   「好,我们的公司吧,我觉得取『繁花』这个名字挺好的,繁花似锦,代表好兆头,读起来也琅琅上口,你觉得怎么样??br />   「好名字,不过我总觉得好像在影射我什么,」我多少有些反应过来了说,「是说你身边女人多,对吧?你难道自己都不觉得多吗?雯丽、玉凤、谢娟和我。」她妩媚地笑着,看着我,「你要好好记住你是最好小老婆,最好的小老婆还吃醋吗?」我这么一句就让她没了脾气。「好,我不吃醋,我的冤家!」她装着幽怨可怜的样子说?br />   「不过,我也觉得『繁花』这个名字挺好的。现在龙腾的事情很多,我和雯丽一起管理都有些照顾不过来,繁花药业这一块儿我看这样,还是我来提口袋,胡莉你过来帮帮我管理好吗?」胡莉听了以后,微微点了点头,「你在龙腾挂个总经理助理的名,待遇和雯丽一样,每个月五千元,你看怎么样?」「白秋,如果你真的爱我,就让我和玉凤、谢娟她们接受一样的待遇好吗?我这就很满足了。?br />   我想了想,毅然决然地说,「繁花算你我的公司……」她连忙打断我说,「雯丽姐也有一份。」「不管怎么说,你养车供房的钱从繁花这边出,其他的就按你说的办吧,满意吗?我的亲亲小老婆!?br />   「白秋你真是的,满意,我敢不满意吗?都是你的小老婆了,让人家替你铺床提鞋都愿意,这个人家敢不答应吗?」「那你有信心干好吗?」「有你在后面,我怕什么。以前当过乘务长,下面管整整一架波音飞机呢,什么没管过?」「我也更正你一下,是一架飞机的空姐,机长才管飞机呢。」「你真贫嘴,我认输好吗?」看着她娇滴滴地说着,我真的希望她能尽快成为我手下独当一面的好助手?br />   看看快六点了,我想乾脆让谢娟把车开回去,今天就不走了,但胡莉却不同意,「冤家,你又何必着急呢,人都是你的人了。再说人家雯丽姐还在眼巴巴地等你呢?」看着我慾火高昇,欲罢不能的样子,她低下头说,「这样吧,作为小老婆总得照顾好自己先生的身体,今天你不把这一身的火洩了也不行,你就好好试试你这小老婆的功夫吧。好你就要,……」「那不好呢?」我有些促狭地挑逗着她,「不好的话,」她犹豫了一下,毅然决然地说,「不好也跟定了你,就给你当丫头佣人看你要不要??br />   我一声歎息,「知道吗胡莉,我从来没叫过雯丽心肝儿,也没有叫过她宝贝儿,更别说别的女人了。但你真是个有妖术的魔女,我觉得自己就这么一会儿都已经被你彻底征服了。」「是吗?其实我也觉得自己是个妖精,不过只是对我的好先生而言。」胡莉总是挠在我的心坎儿上,让我麻酥酥地丧失了所有的抵抗能力?br />   她温柔地跪在强化木地板上替我脱下皮鞋,换了双柔软的棉拖鞋。然后从书房给我拿了本精选的生活相片簿过来,偎依在我身边陪我欣赏,让我选出最中意的一张出来,我选出了一张对她说,「心肝儿,这张甜中带点骚,挺有味道的。」「你说话真的好难听,」她嗔怪地轻轻拍打了我一下,站起身来开大了空调,关上了所有的门窗,拉上了窗帘,然后对我抛了个勾魂摄魄的甜媚眼带点风骚放蕩地说,「白秋我的先生,你在这儿等会儿,我马上换身衣服出来伺候你,让你好好过过瘾,享受享受你漂亮的小老婆的味道……。?/td>
һƪ:û һƪ:ϣʦȻҵ̲